-听居

脾气很差一女的。朱一龙纯粉,妖刀姬沐沐。吴邪居毒唯。我只有读者,粉都是先生的。

【活动】ZYL48翻身计划二宣

体位不重要,爱最重要。


zyl水仙安利站:


【生巍】大人有大人的规矩,我罗浮生也有我罗浮生的规矩。


    


如题,翻身计划活动二宣。


         


吾等以万千文字为君加冕,愿君翻身成功,颤抖吧,强A们!


       


以下是参加活动的太太以及所写cp!


00:00 @苍白失忆 【夜巍】


01:00 @惊回 【面照】


02:00 @heeniem 【雪花】


03:00 @肖无朕 【时丑】


04:00 @吃橘子的只只 【生巍】


05:00 @居居复居居 【井巍】


06:00 @狸狸狸狸狸狸狸狸 【勤迟】


07:00 @隼白奕茶居 【耕璧】


08:00 @虎牙是梨涡前奏 【非豆】


09:00 @月印万川 【衡照】


10:00 @程亘石. 【夜袍】


11:00 @茉莉味的小凤凰【勤/生巍】 


12:00 @南笙 【夜巍】


13:00 @杂食动物·陵【花齐】 


14:00 @竹兮 【面生】


15:00 @Akimyny 【生井】


16:00 @风域 【面巍】


17:00 @领子🌸 【面巍】


18:00 @木辰 【面鱼】


19:00 @三藐 【勤迟】


20:00 @东鸣鸣鸣 【井巍】


21:00 @一只可爱鬼 【花齐】


22:00 @-听居 【生巍】


23:00 @月印万川 【勤迟】


      


特殊时间


04:16 @呐,丸子大人啊~【勤迟】 


05:20 @吸居小号 【生嵬】


13:14 @香辣榴莲干 【心井】


16:16 @臣骨 【衡照】


    


看文请订阅“ZYL48翻身计划”活动tag,8月31日,敬请期待!


       


——————————————————


活动海报来自 @明漱 太太。


感谢诸位太太为爱激情码字,小天使们可以搬好小板凳磕粮啦!

今天也要为了齐花的绝美爱情流泪!!!

贵公子组合请一直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男友和他的男朋友们》【井然x程慕生】(九)

预警:


1.风流渣男只谈感情然x病弱温吞人妻慕。


2.ooc预警,挖坑不填预警。


3.看清1和2。再确认一遍,看清1和2。


你听说过修管道的故事吗?


好了那么,正文开始。


第二天上班程慕生和井然一起出的门。冯家菜馆和井然的工作室在同一幢大楼,冯家菜在四层,井然的工作室在十六层。


老板冯豆子看上去很年轻,迎出来的时候还穿着后厨的皮围裙,冲着井然和程慕生乐。程慕生没忍住笑出了声,这个冯老板看上去像是个很热闹的人。


井然趁冯豆子给他拿衣服的功夫给程慕生咬耳朵:“豆子从北京来的,比你小一点。我跟他说了你很厉害的,你愿意的话可以教他一点。不愿意就算了,他这个店经营有点问题,能帮帮他就帮帮他?”


“嗯?我不是来当厨子的吗?”


“你来了后厨就都归你管。”井然低声又说了一句“他还小,跟你身边可以学到点东西。现在店里只能说是不赔。”


“那我这样直接插手。。”程慕生还是有点担心。


“没事,这个店我投资的。你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


程慕生心里有了点数,点了点头。这个店的问题主要是出在人员管理上,收支勉强维持平衡,看着火爆,实际上有很多没必要的支出。


不过一上来还是不好直接开刀,只是先到后厨和员工们见了见面。井然把他安置好了就往工作室去了,今天要给樊伟交设计。


上午备菜,程慕生随手拿了两个土豆雕了两个花,被冯豆子追着拜师。后厨的人瞧见了也有了数,知道冯店长说的这位是个有真本事的。不过太年轻了一看就压不住,也没太把他放在心上。


一上午下来,程慕生感觉还是不错的,冯豆子很好说话,想来是井然给他说了什么。豆子是个直肠子,本人和他一开始感觉到的一样,热闹。一上午都叽叽喳喳地围在他身边问问题,基础还行,就是不太坐得住。程慕生有心教他点东西,扔给了他一个萝卜叫他练基本的刀工。一边指导他一边套话。


藏不住话的冯豆子三五句叫程慕生套了个底儿掉。他是井然跟着导师去北京学习的时候道边捡到的小孩,学习不好但是不笨。做错了事偷偷离家出走结果被骗了,想混出点名堂来才敢回家。井然就带他回了上海,帮他学习帮他开店,一直到现在。


程慕生手里转着一杯热茶,听着冯豆子说完,心里明镜一样。


这大抵也是一杆小彩旗。


程慕生又抬眼看了看冯豆子,觉得罗浮生要是见到这孩子一定喜欢。他就够吵的了,这俩人碰到一起,八成能当场和他配合着说段相声。不过可能井然就看上他热闹了吧。程慕生给自己的想法点了个赞,这孩子喜庆的不行,家里要是放这么一个,一准儿的不愁无聊。


冯豆子哪懂这程慕生的弯弯绕,他心思直来直去,井然对他好他就对井然好,井然让他照顾程慕生他就照顾程慕生。坦坦荡荡的,反倒让程慕生烦不起来。


午饭是井然从十六层下来和他俩一起吃的,程慕生的厨艺从来不会让人失望。冯豆子吃了两碗饭然后拿馒头把盘子蹭干净了。井然试图阻拦,没成功。程慕生怕他吃的太多,下午提着他到菜市场走了一遭学怎么挑新鲜的菜。


晚饭程慕生打算炖个莲藕猪蹄汤,秋天快到了,是该要给井然贴一层秋膘了。


但是井然晚上没回家。这次程慕生没给井然打电话。他隐约记得井然说过要给樊总交设计稿,猜想他大概是在忙。


九点多钟,程慕生独自回家,吃了饭后抿着嘴把药吞下肚就去看猫。 猫猫之前被雨淋得精神不济,看着像是窝在沙发上睡了一天,给它准备的猫食已经有点微微的发干了。


程慕生有些担心猫猫的状况,左看右看还没看出什么,猫猫就醒了。小白猫迈着猫步跳到了程慕生膝盖上,自己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地方窝好,四爪朝天仰着肚皮拧着身子喵了一声。程慕生伸手勾了勾它的下巴,又戳了戳它的脑门。


“饿不饿?” 程慕生颠颠膝盖颠得小猫晃晃悠悠的。


“喵~” 猫好像是烦了,从程慕生腿上跳下来,踏着步去了小柜子边。冲着矮柜喵喵叫,然后整只猫跳起来勾住门把手试图往外荡。程慕生看着笨猫开门,伸手把它从门上摘了下来,又帮它把门打开。


“想要什么?”程慕生看着隔板上摆好了的一排排名贵茶叶,歪头看地上的猫。然后它不知道在哪儿拖出了一个纸袋子。没有防潮处理,就一个纸袋,袋子外面贴了个纸签,正正经经的用篆体写了“龙景茶” 三个字。


看起来简朴又高大上。


猫见他拿了茶袋子,就又窝回了程慕生怀里。程慕生喝了药有点犯困,挠了挠猫耳朵:“要和我一起睡吗?” 猫一听显得十分高兴,晃晃头,脖子上的小牌子在灯底下微微反光。


“真乖,教的这么好,应该是有主人的…明天给你登个启示好了。” 程慕生捞起猫,把茶叶放在柜子顶上,自言自语道:“特意让我把茶叶翻出来是为了什么?你自己馋茶叶喝?然然在袋子里藏了猫薄荷不成?”程慕生顺了顺猫毛,没想明白。干脆搂着猫进屋睡觉了。


餐桌上的保温桶里有给井然留的汤,玄关处和餐桌上各给他留了一盏暖黄色的灯。程慕生怕井然半夜回来磕碰到。


那个灯直到第二天早上程慕生起床都没有被关掉。餐桌上的莲藕猪蹄汤已经凉了。程慕生给猫留好了吃食,就提着凉了的莲藕汤出门。


早上九点,店里没什么人。冯豆子昨晚熬夜打游戏,显得精神略微不济。程慕生开灶热了汤,给冯豆子灌了一碗。


权当醒神。


喝汤的时候井然打了电话过来,问他呆的适应不适应。话里话外是一贯的体贴细致。


程慕生听着电话,板着脸一一答了。这通电话让程慕生觉得烦躁又生不起气来。


井然可以对他好到骨子里,也能一声不吭彻夜不归。能坦坦荡荡地让他去教情敌,也能温声哄他问他适应不适应。


吃定了程慕生喜欢他。


渣的明明白白的。


冯豆子见他接电话,乐呵呵凑过来八卦:“然哥的吧?你俩闹别扭啦?我跟你说我然哥那是,哪哪都好,就是不太地道。我爹说了,内人大于等于二那是作风问题,不过我还没见过他对谁跟对你这么好来着。我早就知道然哥家里有一个,一开始他跟我说你厨艺可好了,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他嘴里除了花里胡哨的哄人话,还有两句是真的嘛。”


“诶程哥你缺徒弟不?然哥说你那天做一豆腐汤,那豆腐切的跟头发丝儿似的,我一听这做的文思豆腐呀,可考验刀功了,程哥你能教教我不?我不白学,我给你…我给你讲个修管道的故事你看行不?”


程慕生觉得自己判他聒噪热闹完全没错。一个罗浮生抵七百五十只鸭子,这个豆子能抵两只罗浮生。还得是买二送一开盖有奖再来一瓶那种。不过这种时候冯豆子的聒噪显而易见的给了程慕生一个喘气的机会。


他刚才被井然的电话堵的心口难受,再想下去八成就得躺那儿,冯豆子一打岔反倒是让他岔开了心神。


“看在你讲故事的份儿上,教你一手。” 程慕生缓过气来,抱着胳膊靠在了灶台边。


从前一道餐厅有个规矩,一个故事一道菜。这规矩,直到今天依然适用。


(未完待续)


#情侣吵架记录#
《傲娇饲养手册》(无处安放的小脑洞)
背景是因为嫌感冒药苦偷偷换成维生素片的然然被慕慕逮了个正着🙈 ​​​

不走,要守着我的拢龙!


《傲娇饲养手册》
重新制作,换了制图的渠道,不仅看起来比之前高级一点能让我截长屏了还能换背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井慕szd!
随缘更新哦!

《傲娇饲养手册》前文已锁。

由于井然人设问题,之前一直拖着没有处理。一是因为懒,二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可以替代的软件,三是因为忙于写文。

心力不足,所以没管它。

现在找到了合适的可以替换的软件,于是决定重新出发,是对自己语言描写能力的锻炼,也是对自己故事的负责。

之前说了,更下去,那就会更下去。

先前设定会随着井然的人设变更有所更改。我是个好说话的人,有意见,提,有话,说。基本只看评论,艾特的话,一般是看不见的。

总之,重写,慢慢更,《男友》也不会坑。

放心追,暑假要过去了的听听会越来越勤快的。

1800啦~
多谢你们的喜欢。每次写出来,有人看有人认真和我讨论的感觉,真的超级棒!
井慕不是什么热门cp,我写的也不是什么顶好的文。但是每次上来看到满当当的红点点就觉得特别开心哈哈。
只能说,感谢你们的到来。这么无趣的我不被嫌弃笨笨的就已经很不错啦,结果意外有这么多人喜欢我写的。虽然自己又笨又懒写的不好只会口嗨,挖坑不填被威胁说不填坑就把我的头打歪,经常发刀开虐被送外号妖刀姬结果开辆滑板车还被屏蔽,即使这样都没有被嫌弃。
不是什么天赋型选手,所以只能慢吞吞地码字。偶尔写着写着睡着了,手机就会砸在床上把自己吓醒。至于为什么会睡着,因为白天电脑敲,拖延症太严重到点要睡觉了敲不完只能换手机继续敲这样子,惨兮兮哒。不过大多数时候十一点之前就可以写完就是啦,乖乖们不要学我喔。
啊我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东西。总之,会好好陪先生一直走下去的。

十年风雨,美好的人依旧美好,要爱这个世界鸭。

《男友和他的男朋友们》(八)【井然x程慕生】

预警:


1.风流渣男只谈感情然x病弱温吞人妻慕。


2.ooc预警,挖坑不填预警。


3.看清1和2。再确认一遍,看清1和2。


昨晚写着写着睡着了。😂😂😂


好了那么,正文开始。 ​​​


到家把猫放在箱子里垫了个柔软的垫子,程慕生就匆忙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吹过风淋了雨,程慕生很怕自己感冒。


风湿性心脏病忌讳这个,一旦感冒,很容易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躺下去再也醒不过来。


把自己收拾利落,换一身干的居家服,程慕生从箱子里捞出猫来捧到脸前,很温和的问了句:“你身上毛很脏,给你洗个澡吧?”


猫舔了舔爪子,看起来像表示同意。


然而猫就是猫,怕水是本能,程慕生虽然细心但是足够笨拙。水温刚好,但是猫一被扔进水就发出了一声极为凄厉的尖叫。程慕生被这声尖叫吓了一跳,蹲在原地戴着橡胶手套,浑身写着不知所措。猫嚎了一嗓子,扭头看看程慕生呆若木鸡的表情,只能沉默着在水里坐好,抬起了一只爪子。


神情高傲到就差说一句:“凡人速来给朕刷毛。”了。


程慕生试探性地给猫搓毛。还翻出了之前沈巍抽奖抽中的猫咪香波,程慕生看着没有过期,挤了一点,给猫猫洗的香香的。


小东西习惯了水之后十分老实,被搓的舒服了还哼哼两声。洗手池边是程慕生从它身上摘下来的小牌子,银的,形状像个歪了的小桃心。桃心中空,只在尾端刻了个小小的“景”字。


橘子味的香波让猫咪很舒适,程慕生把猫洗干净,掏出了小吹风机给猫吹毛吹风机的声音呜呜响,猫咪很柔顺地任由程慕生把它浑身上下揉一遍。


蓝丝带被雨水泡的有点脏,混着泥土和沙子,程慕生一并给它洗干净了又挂回它脖子上。猫咪乖巧地拿头在他掌心蹭蹭,跟在程慕生身后转。程慕生怕踩着它,就在小台子上放个垫子,再把猫抱上去放好。小台子上视野好,可以看见窗外星点路灯的光,也能看见程慕生忙碌的背影,猫猫就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顺从地卧倒在了垫子上,长尾巴从台子上垂下来,一甩一甩的。


这就导致井然回来的时候只看见了亮着灯的厨房,并没有看见台子上的猫。井然今晚喝了点酒,并没到醉的程度。程慕生听见门响,回头看见井然在玄关换鞋,抿着嘴把豆腐丝香菇丝冬笋丝下进了炖了一天的汤里。勾芡加盐,勺子在汤面一转,豆腐丝飘开来,带着水墨一般的感觉。井然带着几分酒气踏进厨房,打算从后面抱住程慕生,结果听见了一声极为不熟练的:“喵——”


井然下意识地回头看,就看见一只表情看似十分凶狠,其实整个爪子都在抖的猫。


“你买的?”井然抱住程慕生的动作并没有被这个插曲打断,依然搂了上去,完全没看见猫一瞬间若有所思的表情。程慕生也跟着扭头瞅了一眼猫咪:“你说猫吗?我捡的。”


井然把自己下巴按在程慕生肩上,在程慕生脖子间蹭了蹭。“换沐浴露了?马鞭草的味道。”


程慕生没答话,只是慢腾腾地洗了手擦干,然后拍了拍井然的头,问了句:“今天玩的开心吗?”


井然十分自然地接了句:“假如大冒险不是让我去跳舞的话,我还是很高兴的。”程慕生低着头笑,拿了鸡蛋和鸡胸肉,没加盐,弄熟了打碎给猫咪做晚餐。


小东西一定饿坏了。


井然看他忙,觉得无趣,顺手在桌上顺了个柠檬去逗猫:“咪咪?饿吗?吃个柠檬冷静冷静?”


猫往后缩脖子,看看柠檬看看井然,眼神里是深恶痛绝,十足十的不赞成。井然还想把柠檬往前伸,结果猫瞪了他一眼,跳下台子绕着程慕生的腿边打转转,喵得十分凄惨。


程慕生把给它的吃的装进小碟子,弯腰把猫拎起来,放到了餐桌边的地上,然后招呼井然过来吃饭。


用餐过程中,程慕生一向是很安静的。他的饭寡油少盐没甚滋味,井然不常回家,他一个人吃,也没什么说话的需要。井然看他低头时发丝垂在眼前,居家服宽松的领口下漏出一截雪白的锁骨,皱了皱眉。


“你平常在家都做什么?”井然舀了一勺豆腐递到嘴边,抬眼看他。


程慕生被猝不及防一问,愣了一下,旋即答“买菜,给你做饭,睡觉,看看电视或者去找罗浮生什么的。”


屋子很静,只有猫咪吃东西时发出的愉悦的小呼噜声和咀嚼声。程慕生见井然不说话,下意识地抬头看,就发现井然皱着脸,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


想了想,还是决定开口“…井然?”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让我回来陪你呢?”井然往前探了探身子,盯着程慕生的眼睛。


“你工作很忙啊。”程慕生十分的理所当然,不明白井然为什么情绪不高。“打扰你工作的话,不好。”


井然皱了皱眉,想说话,但是发现自己没有立场。


坦白讲,作为一个和程慕生有实质婚姻关系的人,他并不称职。结婚之后把另一半扔在家里不闻不问但是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拈花惹草,怎么看都是负心汉的标配。


偏偏程慕生在家里一无所知,还十分贴心的送饭熬汤操持家务。井然在程慕生回答完问题的那一刻,猛然发现自己对程慕生的了解和接触,实在算不上多。


“井然?”程慕生有点担忧地看他若有所思的表情“你怎么了?汤不合胃口吗?井然?”


“没有,很好喝。”井然神情复杂,看向程慕生“我有个朋友,想开餐厅,但是没有经验…你自己在家无聊的话,可以去他那里上班看看。”


“嗯?怎么突然说这个?”程慕生狐疑地看他。


“离我的工作室不远,方便我陪着你。”这次井然回答得十分流畅,还伸手揉了程慕生的头。刚洗过的头发像程慕生本人一样清爽又柔软,井然没忍住多揉了几把。“你一个人在家的话,我有点担心。离我近点,我想照顾你。”


程慕生看着井然神色认真不像作假。低头挑了挑碗里的饭,嗯了一声。


井然见他答应了,松了一口气,三两下把汤喝了个干净。亏欠程慕生良多,让他去做喜欢的事,姑且也算一点补偿。


程慕生吃饭的速度显见的慢了下来,井然想了想,又开口问:“今天怎么突然打电话想我回家了?”


程慕生一下子抬起头,像只受惊的鹿:“打扰你了吗?”


“没有,我很喜欢。你在意我,我很开心。”井然的声音温温暖暖,带着让程慕生安心的感觉。


“我…那个,这个给你。”程慕生想了想,还是起身进屋,拿出一个小盒子给井然。说话间还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第一次送井然礼物,他有点拿不太定。“我不太懂这个,陪罗浮生挑礼物的时候,给你买的。”


“罗浮生说这个味道适合你。”程慕生在井然面前不太坦然地撒谎,时不时偷瞧井然的脸色。


盒子里是TOM FORD的香水。霸道又深情的FUCKING FABULOUS,甜杏仁和皮革的味道,让它带着闻起来很甜实际上很刚的魅力。


确实像是罗浮生会挑的香味,放肆又凛冽。瓶身上的FUCKING还被红条挡住,和磨砂瓶身配一起,矜贵又绅士。


“怎么突然送我这个?”井然悄悄压下嘴角的笑意,撑着脸问程慕生。


“回礼。”程慕生言简意赅,撒谎的话,多说多错。


这款香水根本不是罗浮生陪他买的,他昨天收了井然送的御守,今天特意跑到商场去,转了足足两小时才挑中这款香水。


程慕生看着井然很开心的样子,默默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井然喜欢他的礼物这个认知,让程慕生短暂的开心了一会儿。就连必须吃的苦药片,似乎没那么难以接受。


井然把香水收好,出来看见程慕生皱着眉头喝药,贴心地剥了糖给他,还嘲笑了一句“多大了还怕苦。”


猫窝在沙发扶手上看井然说风凉话,十分想告诉他怕苦这件事和年龄没多大关系。


晚上收拾妥当之后,两人都有点累。不同的是一个是身体虚弱,一个是聚餐浪的。不过这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似乎是受台风影响,天又阴了上来。外面风很大,屋子里带着丝丝凉意。程慕生手脚冰凉缩在薄被子里,全无睡意。


井然无意间碰到程慕生的脚,觉得不对劲。不顾程慕生反抗把人整个都搂进了怀里,连双脚也夹在小腿间暖着。程慕生被迫窝进井然怀里,脸整个红透,幸而夜色深重,井然看不见。


直到把人整个揣怀里,井然才意识到程慕生身上根本没几两肉。程慕生感觉到井然捏了捏他腰上的软肉,不耐地扭了扭身子表示抗拒,结果被井然整个压制住,还搂的更紧了些。


程慕生无奈,挣扎着扭头亲了亲井然的下巴,之后就顺从地闭上眼打算睡觉。


今天是七夕,井然回来陪他吃了顿饭,还和他说了好多话,帮他暖手脚。


这让程慕生很开心,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程慕生在心里悄悄和井然说了一句:“七夕快乐,然然。”


身后的井然似有所感,捏了捏程慕生的手,闭着眼在程慕生边说了句:“七夕快乐,慕生。”


声音带着温度,呼出的热气落在程慕生耳边,挠的人心痒痒。


程慕生也低声回了一句:“七夕快乐,井然。”


温柔体贴的井然,大概也是喜欢自己的吧。程慕生如是想。


 


(未完待续)


《男友和他的男朋友们》(七)【井然x程慕生】

预警:


1.风流渣男只谈感情然x病弱温吞人妻慕。


2.ooc预警,挖坑不填预警。


3.看清1和2。再确认一遍,看清1和2。


好了那么,正文开始。 ​​​


头天晚上程慕生玩的疯了点,第二日醒的极晚。井然有些吓得慌,以为他哪里不舒服了,蹲在床边一会儿扯扯被子,一会儿晃晃他的手。


又不敢真的叫醒,怕他睡不够了难受,也怕他这一睡醒不过来出事,很是煎熬。


好不容易瞧见程慕生醒了,更是呼出了一口气,理了理衣服便起身同程慕生说要去工作室。程慕生醒了醒神,问了句:“晚上想吃什么?”井然愣了一下,说:“随便做点吧,有应酬。”


程慕生应了,坐在床上团着被子看井然在镜子前挑领带。井然拿了好几条试来试去,最后程慕生看不下去了,给他选了一条送他出门。


今日里有事,又该去医院拿药了。程慕生起床给自己随便弄了点吃的,收拾收拾和井然前后脚出的门。


程慕生的主治大夫姓宫,一表人才的心外科大夫,年纪轻轻就已经业界闻名。只是和井然一样的风流多情,把小姑娘们迷得神魂颠倒的。程慕生每次去都要被调戏一番。这次例行来拿药复诊自然也不例外。宫铁心做正经事的时候也带着浪荡的意思,语气十分轻佻,手底下却是有分寸。程慕生认识他多年,知道他什么德行,并不怎么在意。大大方方地解开扣子让他做听心跳之类的简单检查。


程慕生长得白净,解开扣子是一片瓷白胸膛,锁骨也精致的要命。宫铁心心里叨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手底下丝毫不乱给他听心音。


听诊器一贴上程慕生皮肤程慕生就知道了,听诊器先前应该是在宫铁心兜里捂过一会儿,还带着体温,并不凉。宫铁心没心思注意程慕生想了什么,从心跳来看,程慕生心脏杂音比之前来时多了不少,显然是病情加重了。摘了听诊器就十分没好气地问:“这些日子干嘛去了?杂音比上次来重了那么多,麻烦大了知道吗?”


程慕生愣了一下,然后把慢慢地扣子系上,笑笑说:“本来也是个拖日子的病,重了挺正常的。”


宫铁心十分不乐意,指尖敲了敲桌面:“诶诶诶,你是大夫我是大夫?我说麻烦大了,程慕生同志。”


程慕生十分无所谓:“你师弟不是说不死就行么?”


“他那张破嘴上次还给一个痴呆了的老太太算命呢!”宫铁心抱着胳膊往椅子上一靠,十足十的凶巴巴。“我说程慕生同学,你遵医嘱行不行?”


“我按时吃药了。。”程慕生往后缩了缩,有点心虚。昨天跟井然罗浮生疯玩,昨晚又吃了点金平糖,跟井然在海边吹风。早起又忙活着吊了一锅汤打算晚上做菜用。。。是有点不像话。


“疲劳是心脏的敌人,你这是打算把自己往死里作?”宫铁心瞪他“我劝你,你家那位要是心思不在你这儿,你干脆就麻溜分了得了。你说他都花名在外了,你还拖累着自己给他做饭看家。”


“也没有。。他昨天带我去玩了,还是蛮体贴我的。”程慕生捏着衣角搓了搓,冲宫铁心露出个颇为开心的笑。


宫铁心一下子就没话了,不知道该不该说何开心晚上组局喝酒,喊了井然也喊了他。井然不是什么好人。宫铁心想告诉程慕生,但是想了想,好像没什么立场。想了想只能没好气道:“一天天的操心这操心那,我觉得你这破麻袋还是别装烂石头了行吗?”


“我会注意的。”会注意,注意不注意的到两说。


程慕生前脚刚走,后脚何开心的电话就打过来问他下午几点下班。一天天的事儿没个完。


回家路上程慕生给罗浮生打了个电话,问他和沈巍和好没。罗浮生那头吵闹的很,咿咿呀呀的像是在唱戏,程慕生知道他戏瘾犯了,明白是和沈巍和好了,嘱咐了他别玩太晚。


屋子里的灶上还炖着鸡汤,程慕生进了厨房开盖瞅了瞅,觉得还得再炖一会儿。冰箱里的几盒豆腐提醒着程慕生晚上要做的菜色。程慕生盘算好了下午的安排,给自己熬了一碗小米粥,拿糖醋汁调了点菜就着吃了。


实际上不多,程慕生一会要喝药。宫铁心这次给他拿的药里多开了一种白色的大药片。程慕生一向怵这个怵得厉害。他嗓子眼细,吃胶囊还好,吃这种药片简直要命,基本是一杯水一片药。这次的药片更苦,程慕生皱着脸吞下去,被折磨地在沙发上躺了十多分钟。金平糖就放在小茶几上,程慕生没舍得吃。等着嘴里的苦味散去了才肯起身。说苦这种事,程慕生是一向不干的,没人听的话,说出来没什么用。


下午照例是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已经擦黑了。——说是擦黑,实际上是乌云卷起,大抵是要下雨的样子。晚饭是中午打算做的豆腐,鸡汤已经熬好了,程慕生提清之后拿出了豆腐来。南方的水豆腐和北方的老豆腐相去甚远。淮扬菜系有一道十分考验刀工的文思豆腐,用的就是井然随便拿的这种水豆腐,程慕生今天打算做这个。


给鸡汤提清的功夫中,外边已然下了雨,雨声噼啪砸在花房顶上,脆生生的响。程慕生一块豆腐切完,横竖两百五十刀,把豆腐丝扔水里醒一醒,有些担心没带伞的井然。


他一向不上赶着去找井然什么,只是,程慕生盯着电话,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打一个。井然那边的声音十分嘈杂,偶尔还能听见有人喊:“来啊接着喝!”程慕生不易察觉地皱皱眉,想问井然什么时候回来。井然接起电话却是先和程慕生说了句:“嘘。”然后就是窸窸窣窣的起身声,大概是找了个安静些的地方。随后就是井然一贯温柔的嗓音:“怎么了慕生?身体不舒服吗?”


程慕生没说话,听着井然清浅的呼吸声,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半晌才开口:“什么时候回来?你没带伞,我有点担心。”


井然在电话那头笑,声音很温柔:“别担心,聚餐,有人送我回去。”


“那回来还吃吗?我做了豆腐。”


“吃,我们慕生做的一定吃。”井然靠在厕所附近的长廊上,想象着暖光里的程慕生,下意识地把电话放在嘴边说了一句:“等我回家,我想你了。”


程慕生闻言立刻就把电话挂了。他从来不知道井然这个人深情起来是个如此要命的事儿。


要命的后果就是他心不在蔫地拿出冬笋和香菇来一并切好丝,收拾调料准备下锅时才发现淀粉用完了。


雨已经小了不少,程慕生想了想,还是撑伞出了门,打算去附近的小店买点淀粉。风雨兼存,幸好店离得不远,程慕生买个淀粉并不费多少事。回来的路上,雨势更大了些。天边炸雷响起,闪电带着光劈在不远处,照亮了整条街的路。凄风苦雨间,道边一个被淋得透湿的纸箱子也被这道炸雷吓得抖了一抖,从箱子底传来一声微弱的:“喵。”


程慕生举着伞挪过去,箱子也往后挪了一挪。那滴滴答答淌水的纸箱子显见得是不能再替这小东西遮风挡雨。程慕生蹲在纸箱前面,把买好的淀粉揣怀里,腾出一只手来捏住箱子一边,掀起了一条缝,勉强能看见里面的情况。


是只白猫,异色瞳,脖子上系了一根蓝色的丝带,挂了个小牌子。天气不好,箱子漏水严重,这小东西瘦弱的不行,看起来没多少力气了,再这么冻一宿八成就得先走一步。那只猫看见他过来,眼睛亮了亮,小心翼翼的喵了一声,警惕地望着程慕生。


程慕生感觉有点新奇,猜想是谁家不要的猫,试探着问了句:“雨太大了,你要不要先跟我回家?”猫猫往前走了一步,伸出了一只爪子。


程慕生又说:“那我当你同意了?”说完便慢慢掀开了漏水的箱子,看见猫淋得身上的毛一绺一绺的,有点心疼的把它弄了回去。当然,程慕生自己也被淋湿了不少就是了。


 


(未完待续)